簡體版 繁體版 94 人工呼吸

94 人工呼吸

94 人工呼吸

看來這一場狗咬狗的戰爭要以公狗的勝利結束了!劉子樂心中嘀咕,大嘆不過癮。而接下來的事情彌補了他的癮頭,龍斌一看就是那種欺負人成癮,得理不讓人的主兒,郭婭芸已經喪失了抵抗能力,可這傢伙依舊殺氣騰騰,面目猙獰的衝上前去,斗大的拳頭外黑霧繚繞,朝著郭婭芸胸口成泰山壓頂之勢砸去,很明顯是必殺一擊。

郭婭芸雖然只是個十八歲的女孩子,但從小浸**在黑道中,見慣了生死,慌亂只是一閃即逝,隨即便是束手待斃,只不過目光中的不捨與憤恨讓對她不感冒的劉子樂都生出一種憐愛之情。

“住手!”劉子樂正自惋惜,忽聽身邊傳來一聲嬌喝,美鳳柔美的身影化作一道匹練眨眼間衝上前去,緊握的小拳頭變得通紅如火,直直一圈與龍斌的必殺一擊相撞在一起,兩股大力瞬間彈開了二人,相撞的手都在劇烈的顫抖著,這一拼殺讓雙方皆有所傷。

“美鳳,你這是幹什麼?”龍斌收起了陰鬱的臉孔,很疑惑的問。

“你這人的脾氣就不能改改,太過以自我為中心,稍有不順心就要把別人逼上絕路,你快走吧,我以後都不想見到你。”美鳳憤憤的說著,卻連看都沒看龍斌一眼,蹲身檢查著郭婭芸的情況,只見這小妞臉色青紫,全身抽搐不已,呼吸越來越急促,彷彿隨時都會中斷。美鳳更急,罵道:“龍斌,婭芸和你無冤無仇為什麼你出手這麼重,快點把他治好,不然她會有生命危險的。”

“哼!她自找的!”龍斌冷哼一聲,理都不理:“我今天只是為你而來,她卻橫加干涉,死了也活該。不過美鳳,如果你答應我晚上和我一起共進晚餐,我還是很願意出手救她的。”

“龍斌,你,為什麼總這樣強勢的逼迫人家呢,行了,我懶得與你說話,你快走吧。”美鳳看著龍斌一臉的失望,輕聲的說著。

“好,我走,不過這位郭小姐就要自安天命了。不過美鳳你要想通了,可以隨時來找我哦!”龍斌不以為意的笑了笑,轉身一揮手,帶著一票手下浩浩蕩蕩而去。

在他們出門不久,散打社內頓時掀起來一輪的風潮,不過發言的大多是女生。

“這男人是誰啊?這麼霸道,蠻橫,連女人都打,真是卑鄙小人,妄他長得那麼帥!”

“哎呀,這人你都不認識,他也和我們一樣是新生,龍斌,龍氏財團的唯一合法繼承人,資產過百億,沒想到這麼帥,而且還這麼強壯,功夫還高,真是完美啊!”

諸如此類的議論聲響起,褒貶不一,反倒沒有去注意東方美鳳與受傷的郭婭芸,剛才的比斗大家都看到了,龍斌只是打了兩下郭婭芸,怎麼會向東方美鳳說得那般有生命危險呢。

場中唯一能理解劉子樂話的人也只有劉子樂了。萬萬沒想到龍斌竟然是個蘊含著暗黑魔法元素的展示,剛才兩下重擊暗黑法術已經侵入了郭婭芸體內,邪惡的魔法能量正在侵蝕著她的五臟六腑,美鳳說得沒錯,若不及時救治很快就會危及生命。

“你們還在亂說什麼,還不快叫救護車!”東風美鳳氣憤的大吼,只是神色越加的落寞與絕望,這種魔法傷害叫救護車又有什麼用呢。不過更讓她氣憤的是,大家都以為她在危言聳聽,而且大多數女生嫉妒她的容貌與名聲,根本不做理會,眼看郭婭芸生命垂危。美鳳一賭氣,大罵一聲,自己跑了出去。

眼看郭婭芸臉色越發的青黑,全身抽搐頻率也越來越慢,雙眼漸漸上翻,大家這時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開始慌亂起來,女生們尖叫著向外跑,男生們有得撥電話,有的大吼著呼救,一時間如大樹倒後四散的猢猻!

劉子樂晃悠悠的走到郭婭芸身前,怎麼看怎麼覺得這張小臉眉清目秀,身材勻稱,深埋在他骨子中好色因子又開始了躁動,忍不住俯下身,單手託著郭婭芸的後脖頸,讓她螓首上揚,顫抖的雙唇輕輕顫動,像兩片顫巍巍的花瓣,嬌豔誘人。

“好了,大家別吵,郭同學出現了窒息現象,要馬上做人工呼吸!”劉子樂高喊一聲,同學們一怔之際,他已經嘟著大嘴向郭婭芸櫻桃般的小口咬去……

眾人看這一幕,漸漸平靜下來,議論聲又起。

“他會看病嗎?”

“人工呼吸不是要捏著鼻子,防止空氣外洩嗎?為什麼他不捏鼻子呢?”

“人工呼吸不是還要配合心臟起搏嗎?他還想騰不開手,我去幫他按胸,哎呀,他已經動手了……”

劉子樂在這位仁兄的提醒下手腳並用,做戲也要做足嘛。口感不錯,手感更好,暗自呼爽的同時,也不忘集中精神催動體內的光明能量。

眾人議論之際沒有人注意到劉子樂身上瞬間用處的一束白光,眨眼間便沒入了郭婭芸體內,純淨的光明系能力就像是一汪清泉注入了龜裂乾涸的大地,滋養萬物,修補著郭婭芸受損的五臟六腑,漸漸白濛濛的光芒將郭婭芸籠罩,不住的抽搐平息下來,青紫的臉色也恢復正常,發散的瞳孔慢慢聚焦,眼看著近在咫尺的一張男人的臉,還有一條滑膩的物體在口腔中攪動,胸口有些發悶,還有一種說不明的麻癢之感,這是……

“嗚嗚——”郭婭芸的嘴被劉子樂堵住,尖銳的叫聲化作了兩聲嗚咽,伸手就向劉子樂的大臉抓去。

壞了!劉子樂暗叫一聲,自己太過沉迷於這美妙的感覺,得意忘形,貪得無厭了,自己人工呼吸的藉口就要穿幫了,眼看著暴力女恢復了戰鬥力,現在不跑,等待何時!

劉子樂輕輕一推郭婭芸,發狂死的低頭狂奔,眨眼間消失在門外,緊跟著一聲穿雲裂霄的吼聲在身後響起:“啊……該死的色狼,我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