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繁體版 37 療傷

37 療傷

37 療傷

狹小的房間內一對青年男女四目相對,女的嬌柔甜美,男的……就那樣吧!視線中彷彿有絲絲電花在閃動,空氣中有一中貌似情愫的元素悄然形成。

“你還疼嗎?”玥柔抵不住對方炙熱的目光,微微低下頭,輕聲問道。

“看著你我就不疼。”劉子樂肺腑之言。

“那你會自己宿舍吧,我給你一張我的照片!”玥柔俏皮的說道。

聞言的劉子樂差點從**滾下來,實在沒想到一直淡然出塵,好像什麼事情都不掛心的西門玥柔同學竟然也不開玩笑,儘管是個冷笑話!

兩人同時笑了起來,純真的笑聲正符合他們無憂無慮的年紀。忽然,玥柔的笑聲消失了,換上的是驚訝的呼聲,清秀的小臉上滿是驚駭,因為劉子樂背後的傷口太恐怖了。

劉子樂被東方美鳳擊傷後也照鏡子看過自己背上的傷口,很慘很嚴重,足有兩個巴掌大的一片燎泡,如今又被暖壺砸了一下,還被碎玻璃片扎傷了,燎泡全部崩裂,濃汁沿著脊背流淌,死皮緊貼在背上,裡面是嫩紅的新肉,還有四五處扎破的傷痕,還在向外滲著絲絲鮮血,在玥柔眼裡既血腥又恐怖。

“怎麼了玥柔?”劉子樂見她遲遲不動手,轉過頭問道。

“你……你的傷口太嚴重了,我們還是去醫院吧。”玥柔擔憂的說。

“不用,這只是燙傷而已,處理很簡單,只要用涼水清理,在保持乾燥,很快就會好的。”常見外傷,這點常識每人必備。

玥柔緊蹙著黛眉,心中很是過意不去,單純的認為如此駭人的傷口都是因為她造成的,顫巍巍的伸出雙手,輕輕碰觸一下,突如其來的接觸讓毫無準備的劉子樂全身一顫,並不是疼,而是因為玥柔的小手異常冰冷,頓時將熱辣辣的疼痛緩解不少。

“怎麼了?”玥柔緊張的問。

“挺好,很涼快,傷口很舒服。”

“哦,這樣就可以嗎?那我再試試。”玥柔看了看自己白嫩的小手,用力的點頭點,給自己加油鼓勁。

劉子樂安然的閉上了眼睛,等待天使般的玥柔帶來的溫柔的呵護,外面天很黑,也算是夜用型吧!

忽然,劉子樂感到空間傳來一陣微弱的波動,就像平靜的湖面蕩起一層漣漪,大魔法師級別的他當然知道,這是空間有魔法元素在凝結,連忙集中精力認真觀察,果然,空間中亮起了無數淡藍色的光點,彷彿夜空中閃爍的繁星,正不斷的向他湧來。

幸好劉子樂見過了東方,南榮的不凡,早就料到這西門肯定也會有過人之處,只不過沒想到,她是水系,和她性格竟然如此相符,都是如水般溫柔。

刨根問底不是劉子樂風格,就和霸王硬上弓一樣,他所推崇的是水到渠成。何況現在他也沒閒工夫去管什麼水系,火系,亡靈系,玥柔滑膩的小手已經撫上了他的脊背。

肉嫩嫩的小手輕輕按在他慘不忍睹的傷口上,雖然此時劉子樂的傷口上泥濘不堪,但燙傷給傷者的感覺除了火辣辣的刺痛外,還有乾巴巴,緊皺的感覺,就像龜裂乾涸的大地一般,此時玥柔夾雜著水系能量的小手拂過,就像甘地降下異常春雨,緩緩注入乾涸的大地,喚起無限生機。

玥柔的動作輕柔至極,真如春雨一般,潤物無聲。絲絲涼意緩解了疼痛更撫平了劉子樂躁動的心,這一刻他彷彿投進了自小就在幻想的母親的懷抱,輕輕的撫慰,好像是在哄他睡覺一般。

寧靜溫馨的氣氛中,劉子樂懷著對母親的幻想與思念,慢慢的合上了眼睛,進入了夢想。可憐的玥柔還在不斷催動著體內的能量緩解著他的疼痛,等她清洗完傷口,剪掉了壞死的面板後,劉子樂已經鼾聲大作。

玥柔搖頭輕嘆,他這麼大的人還像孩子一般,還吧唧嘴……不對,這裡是她的宿舍,就這一張單人床,他睡了,自己睡哪?

玥柔為難了,幾次想叫醒他,卻在他可愛的睡相下心有不忍,可是不忍,她晚上要睡哪裡呀?

為難的玥柔在房間內轉來轉去,忽然發現對面男生寢室的又有人開始用高倍望眼鏡向這邊窺望了,討厭死了,昨天就這樣。玥柔冷哼一聲,素手輕揚,一面肉眼可見,波光粼粼的水牆憑空浮現在視窗,向外看格外清晰,向內看卻水霧朦朧,他孃的,人人都會這一手,玻璃廠倒閉了!

展示了一手絕技之後,玥柔放到靜下了心,一,自己能力非凡,二,這哥們身上有傷,又睡得很沉,三,自己睡覺一項很輕,有動靜就會驚醒,只要他有大動靜自己一定會感覺到,四……四就不用了,以上三點就能保證自己的安全。

打定主意的玥柔依舊臉色通紅,嬌軀發顫,畢竟是第一次與男生同床,算了,咬咬牙,今天人家為了自己受這麼重的傷,而且兩人獨處這麼久也沒看他有過不軌的行為,反而在自己的魅力下能睡得如此沉,足可見,這人表面好色,內在是個正人君子,相信他一次。

玥柔輕輕的關了燈,緩緩的躺上床,慢慢的掀起被角,快快的鑽了進去,雙臂護在胸前,緊拉這被角,眼角一直瞄著劉子樂,知道眼睛發酸,頭髮脹才閉上了眼睛,對方絕對是正人君子,知道自己上床連牙都不咬了。

一天的軍訓,饒是玥柔體力異常,但也會感到疲累,心神放鬆下沒多久就進入了夢想,房間裡靜悄悄一片,只有她輕微的呼吸聲。

忽然,一直睡得如死豬一般的劉子樂手臂動了一下,慢慢的身子側了過來,黑暗中一雙眼睛閃著綠光,忽然,他豎起一根手指,微微一動,一股小火苗在指尖躥出,瞬間照亮了整個房間,火紅的色彩映照著玥柔甜美的睡臉,可愛至極。

劉子樂裂開了最,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齒,手指火苗高舉,另一隻手悄悄掀開了玥柔的薄被,他微微抖動的雙肩清晰可見,證明他在陰險的笑。

嘿嘿……雖然並不像趁人之危做出什麼獸性,但如此親密接觸,偷看一下還是有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