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繁體版 212 紅人

212 紅人

212 紅人

毫無疑問,照片是北里雲清為了要挾劉子樂而**的豔照,見到鍾麟的時候,一時性起,隨口說了出來,卻不想被她當成了把柄。

雲清心中後悔,急急奪過手機,怒視著鍾麟,沒想到認識這麼久的大哥,竟然是個卑鄙小人。美鳳與玥柔對他的鄙視更是溢於言表。

當然,就這一瞬間,大家也都看清了照片的內容,照片裡北里雲清半身**,撲倒在一個男人的懷中,僅露出修長的脖頸與骨幹的鎖骨,確實格外性感,臉對著鏡頭,神色甚是委屈,當然,她當時只是做戲而已,好像自己是被強迫的一樣,以求更加突出劉子樂色狼的形象。

可照片中的男人卻只拍到了背影,雖然那就是劉子樂,但常言說的好,捉賊捉贓,抓姦拿髒,別說只是背影,就算照到正臉,在美鳳咬牙切齒之下,劉子樂也打死不承認……

北里雲清略帶歉疚的望著劉子樂,劉子樂則是萬分抱歉的回望著她,這讓她大感不解。可就在這時,鍾麟掏出手機擺弄著,嘴裡叨叨咕咕:“劉子樂,臭色狼,你倒黴去吧,我要把你的醜事公佈於眾,讓大家都認清你**的真面目……”

緊接著,傳來了‘滴滴’的提示音,玩過手機的人都知道,那是用手機向網路傳送檔案成功的聲音,不用想也知道,劉子樂又成了網路紅人了。

此時雖然已是夜深人靜,但對於無聊的大學生來說,卻正是享受生活之時,電腦已經成了不可或缺的伴侶,這一爆炸性訊息,幾乎是在一瞬間,透過校園內超級無敵的光纖網路,出現在了校園論壇上……

美鳳原本是溫柔的拉著他的手,忽然間改成了拉耳朵,玥柔接過了雲清的手機,在劉子樂眼前晃盪著,大有嚴刑拷打之勢……

就在這時,忽聽窗戶外,美鳳樓上的鄰居,是一個男同學,在這寂靜的夜裡發出一聲淒厲悲憤的慘叫聲:“啊……天吶,你劈死我吧……”

對門的男生鄰居符合高喊:“兄臺稍等,小弟願與你一同上路……”

“怎麼了?好端端,人家剛洗完澡,你為什麼要去死啊?我真的沒有隆過胸,這都是貨真價實的!”隔壁一個女生急切的勸說著。

劉子樂聽的全身惡寒,其餘幾女齊聲啐罵,卻聽那男生依舊絕望的大喊著:“你快滾,我管你胸脯是真是假,我只知道,我一生最愛,心中的女神,夢中的情人北里雲清,她,拋棄我啦!”

“親愛的雲清,這個世界沒有了你,將會一片黑暗,我本來就八百度的近視眼將會徹底失去光明,既然是黑暗,那我寧願選擇在無盡黑暗的十八層地獄中試著把你遺忘……”樓上的男生也絕望的吼著……

劉子樂狼嚎般狂笑:“大姐,為啥你的粉絲都這麼個性啊?”

“滾,不用你管!”北里雲清羞憤欲絕,舉著沙發的抱枕就砸,劉子樂笑著接過,大笑不已。

“你還有心笑,都怪你,你讓雲清以後還怎麼見人啊!”東方美鳳憤憤的揪著他耳朵道。

劉子樂疼的呲牙咧嘴,一臉的委屈加無辜:“大姐,這怎麼能怪我呢,人家雲清談戀愛了,喜歡在親熱的時候拍照助興,而且,散佈出去的又是這位鍾大哥。怎麼也怪不到我頭上啊!”

“這裡面的人難道不是你嗎?”西門玥柔追問道。

“當然不是,你看著背影,含胸羅鍋,縮脖端架,後腦勺還在脫髮,怎麼看都想是萎縮大叔級,怎麼可能是我呢!”劉子樂矢口否認,玥柔仔細看了看,也覺得有道理,眾人不自禁的又將目光集中在雲清身上。

這些目光簡直就是要逼死她啊!現在這局面,北里雲清徹底是啞巴吃黃連,黃醬落被窩,跳進黃河洗不清啊。當初拍照的時候為什麼不冷靜的調整角度呢,到時候只有自己背影,而是這傢伙討厭的臉,那就萬事大吉了,缺乏經驗害死人啊!!

郭婭芸在自己房間搬出了膝上型電腦,順利的連線上網,校園論壇熱火朝天,鍾麟的無名圖貼萬眾矚目,短短的幾分鐘時間,回帖數量已經過千,並且還在以每秒數十的速度增長著……

當然,絕大多數都是男生,在為失去了夢中情人而悲痛不已,其勢比之豔照門猶勝,其中幾個標題極為吸引,一代校花墮落,無數**欲絕。雲淡風清一輪江月明,暗戀的我從此絕情。清清的你走了,抱一抱男人,沒有一絲留戀,卻破碎了無數顆處男心……

網上言論五花八門,這些天之驕子的聰明才智都用到這兒了,更有甚者,直接上傳了一張毀容照片,硬說自己英俊的面容只為雲清一人,既然她心有所屬,一張麵皮,留有何用!

還有個哥們發了一張手持數百張大鈔票的照片,粗略看去也有近十萬左右,他用這些錢來懸賞捉拿猥褻雲清的兇手,捉到以後再給一百萬,要求將惡徒碎屍萬段!

還有若干瘋狂女在論壇上大肆慶祝,說什麼,校花越墮落越好,到時她們就可以補上清純校花的空缺了……

同時,又一個熱帖冒出了頭,標題很吸引人,深藍色的字型,甚是醒目:大家來找茬,猜猜他是誰?

下面是一對照片的對比,其中一張自然是北里雲清身前男人的背影,另一張則是劉子樂的**照,還是前些天艾仁要去招搖撞騙用的,而且是正身,側身,背影,三個角度俱全,再看發帖人馬甲,不是艾仁還有誰來……

劉子樂氣的牙根癢癢,520這幫王八蛋明顯是嫌自己死的慢啊!身邊,玥柔與美鳳正聚精會神的研究著他的照片與雲清身邊的男人,再想想剛才劉子樂的分析,縮脖端架,含胸羅鍋,猥瑣至極,這不都是劉子樂的特點嘛!!

兩姐妹從小一起長大,配合甚至默契,美鳳一個眼神,玥柔立刻會意,當即騰身而起,一下竄到劉子樂背上將他狠狠的壓在沙發上,美鳳一個胸擊,壓在他腦袋上,兩女異口同聲的問:“雲清脫得這麼幹淨,你這廝到底做過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