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繁體版 211 曝光

211 曝光

211 曝光

這一下人民群眾的鬥志高昂,短短的兩句話,鍾麟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聲情並茂的苦肉計頓時落空,他不甘心的湊到劉子樂耳邊,低聲道:“劉子樂,我勸你最好不要再攪局了,後果你無法承受,再說,這是我麼幾大家族的事情,有你什麼事兒?”

“廢話!”劉子樂理直氣壯道:“我是你們幾大家族的女婿,你說怎麼不關我事兒?”

鍾麟大奇,轉頭看了看身邊幾女,各各臉色嫣紅,卻誰也不敢開口承認,尤其是北里雲清,也不知道自己走後,家裡那些老傢伙們是否真的許下了婚書?南榮詩蕾撓著小腦袋,一臉的迷茫,憨憨的問:“臭小子,你有很多老婆嗎?你怎麼分大小啊?”

汗!到底是大家閨秀出身,果然對一夫多妻沒有排斥,只注重長幼尊卑,這讓劉子樂激動不已,偷眼看了看玥柔與美鳳,果然,兩人氣呼呼的一臉的憤慨,大有起身批判封建思想的衝動之勢。

劉子樂嬉皮笑臉的腆著臉道:“沒多少。沒多少!再說,我這人很民主的,都是老婆,排名不分先後,只看胸脯大小……”

幾女聽得齊聲嗔罵,美鳳與玥柔假意的別過頭,眼神卻不自禁的看向南榮詩蕾的胸前,這丫頭就是胸大無腦的典型。而劉子樂的目光卻死死的盯著鍾麟的胸口,根據剛才‘不經意’的碰觸,鍾麟好像將胸前的束帶鬆開了不少,軟綿綿的規模凸顯,根據劉子樂的經驗,尺寸很可能超越了南榮詩蕾……

鍾麟被他看得心中發毛,連忙轉移話題:“別扯遠了,劉子樂,你認為,你真的有本事保住所有人嗎?徐嘉銘我想你應該有所瞭解吧,他雖然算不上什麼,但他的父母都是軍隊的高官,可就在幾個小時前,在戒備森嚴的軍區大院裡。徐嘉銘一家三口,包括一個全副武裝的警衛連,全部被消滅了!”

聽鍾麟講完,在場所有人包括劉子樂皆是大驚,魔法,異能,雖然強大,但對於現代化武器也是深有忌憚的,並非每人都是刀槍不入,真要是拿大炮轟,法神也受不了。可是,足足一個擁有現代化武器裝備的警衛連,竟然全軍覆沒了,而且是短短一個下午的時間,並且沒引發任何大規模戰鬥,足可見敵人的實力之強悍。

就在眾人震驚之際,郭婭芸在房中走了出來,嘆息道:“不僅如此,我接到父親通知,就在今天下午,我們墨龍幫,與京城另一黑幫猛虎幫,大部分骨幹成員被暗殺,死相各異,有的是被火活活燒死的,有的是溺水而死,有的是被木樁戳穿了胸膛……這肯定和你們說得敵人脫不了關係!”

“不僅如此!”鍾麟臉色一整,繼續道:“龍氏跨國集團公司,在昨天有幾個大股東報警說家人被綁架,綁匪要求他們手中的股份,限時在今天中午,其中有兩個鼓動選擇相信警方,結果家人的屍體被一陣旋風在正午時分刮到了家門口……”

“夠了!”劉子樂眉頭緊皺,猛然一拍茶几,吼道:“我再警告你一次,不要在這裡危言聳聽,你願意投靠敵人,賣友求榮,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不要來這裡動搖軍心,敵人明顯居心不良,並且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就算大家都投降,就一定能得到寬大處理嗎?如果他們過河拆橋怎麼辦?如果他們斬草除根怎麼辦?我鄭重的告訴你,只要我在一天,你就算說破大天,我們這裡也絕不會有人妥協!”

“劉子樂,你未免說得太絕對了吧?你可以代表你,可是你能代表她們嗎?”鍾麟看了看身邊的幾個女孩子,語重心長的說道:“妹妹們,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家族更是同氣連枝,我實在不想看著你們遭受滅頂之災啊,我們的家族都是傳承了百千年,怎麼能讓它毀在我們的手中呢?如今敵人勢大,唯有識時務者為俊傑,聯姻是表示誠意的唯一方法,為了我們的家族,難道你們真的不肯做出一些犧牲嗎?你們不會真的都喜歡這個色狼劉子樂吧?”

說了半天最後一句最有效,幾女紛紛抬頭看向劉子樂,在家族存亡,與自己的幸福之間,艱難的徘徊著……最終,東方美鳳堅定的點了點頭,並且主動坐到了劉子樂身邊,緊緊拉著他的手,表示了自己的決心,西門玥柔也不甘示弱,坐在了劉子樂另一側,紅著臉挽住他的胳膊,羞答答的不敢抬頭。南榮詩蕾憨憨的,一直喜歡劉子樂給他變魔術,此時也很像坐過去,可是沒地方了,急得她氣呼呼的嘟著小嘴,喃喃抱怨。北里雲清沒有任何表示,只是看向鍾麟時的眼神甚是決絕,明顯不接受她的提議。郭婭芸剛受情商,一切都因為立場不堅定,這次無論如何不能站錯隊,不過看到玥柔與美鳳的表現,還是有些驚訝於劉子樂的魅力!

剎那間,信誓旦旦的鐘麟卻成了眾矢之的,愛情真有這麼大的威力嗎?她不明白,只知道堅持自己的原則,苦口婆心道:“妹妹們,你們年紀還小,很容易被男人的花言巧語所矇騙,你們睜開眼睛認清楚,劉子樂他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色狼,他風流成性,拈花惹草,值得你們都為他付出嗎?”

鍾麟惡狠狠的等著得意洋洋,左擁右抱的劉子樂,她哪裡知道,這些女子對劉子樂的信任都是來自於他的真摯,劉子樂一次次一身涉嫌拯救他們於水火,雖然是色了一點點,卻從未居功自傲,藉機要挾,趁火打劫。而且和他在一起,不僅擁有安全感,更用手快樂,作為一個女人,還要求什麼呢?

鍾麟卻單純的以為她們只是被色狼矇騙的小羔羊,咬了咬牙,決定出殺手鐧,趁北里雲清不被,一把奪過她手中把玩的手機,迅速的將幾張照片以彩信的行事發了出去,復又展示在眾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