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繁體版 188 三人行

188 三人行

188 三人行

雲清?這個名字很耳熟?不就是那個古靈精怪的長髮小妞嘛,什麼時候化身厲鬼了?

劉子樂吃驚的瞪大了眼睛,卻見那雙猩紅的眼睛,狠狠瞪他一眼,女鬼轉到西門玥柔身側,抱怨道:“為什麼說我胡鬧,分明就是他先動**我的,這可惡的流氓,臭色狼!”

聽著聲音,和如此嫻熟的,罵詞,準時北里雲清無疑了,劉子樂憤憤道:“大姐,你閒著沒事兒跑這來裝鬼嚇唬人,怎麼還怪我的不是了?就算我是色狼,是流氓,但我對貞子也沒興趣。”

北里雲清與他是宿仇,哪肯示弱,剛要回嘴,卻被玥柔攔住了,笑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你怎麼這樣打扮啊?”

“哎呀,小柔姐,你可別提了,我倒黴死了。”北里雲清被轉移時話題,鬱悶的說:“我今天聽人家說敷面膜加蜂蜜效果更好,結果試了試,一時沒注意時間,這不,粘在連上下不來了,所以就來找你幫忙,哪知道還沒敲門,就看到這傢伙賊頭賊腦的探頭,還把我當成了鬼,我不嚇唬嚇唬他,都對不起我這身打扮。”

這丫頭就是喜歡惡作劇,沒一點淑女勁。西門玥柔抿嘴輕笑,還真別說,這妝扮真有點像電視中爬出來的,劉子樂咬著牙,強硬道:“你臉上是面膜,但是你的眼睛是怎麼回事,猩紅猩紅的,誰看到不誤會是鬼呀!”

“放屁!”北里雲清大罵:“面膜呼在你臉上,摘不下來,換你,你著急不,著急你上火不,上火眼睛有血絲沒,是你自己心虛,心裡有鬼!”

這時候北里雲清眼睛瞪得溜圓,劉子樂仔細看去,可不,還真是佈滿了紅血絲,咋看咋嚇人。

“好了。你們別吵了,來,雲清,我趕快幫你取下來,不然小臉蛋就要被捂壞了。”西門玥柔拉著北里雲清坐在**,柔嫩的小手藍光盈盈,帶著水的潤澤劃過北里雲清嚇人的臉龐,慢慢消融了面膜的粘合力,片刻後,只輕輕一揭,一張如花似玉的俏臉就出現在劉子樂眼前。

眉如柳絮,瑤鼻嬌俏,紅唇潤澤,尖尖的瓜子臉,配上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有幾分俏皮,幾分可愛,和幾分魅惑,如瀑布般柔順的長髮在玥柔的梳理下,自然的披散在肩背,幾縷髮絲俏皮的遮著臉頰,更顯青春秀美。

“哼!色狼!”北里雲清見他痴痴呆呆,心中得意,但還是忍不住啐罵。

劉子樂訕訕一笑,也不示弱:“北里小姐,我不得不說,你這頭烏亮的假髮,把你這種五官,樣貌的人,都能襯托成美女!”

北里雲清怒不可遏,起身就要再動手,這話太傷人了,這分明是在說頭髮比人好看嘛,而且還是假髮,叔可忍,嬸也不忍了。

西門玥柔連忙打圓場:“別鬧了,雲清,我們要出去看電影,你要是沒事,跟我們一起去吧?”

北里雲清想要一口回絕,畢竟她這性格不適合電影院,但見劉子樂一臉的焦急,萬般的不願,心中冷笑連連:“好啊,小柔姐姐,我們可有日子沒在一起看電影了,我這就回去換衣服。”

眼見她飛速的消失,劉子樂急得直跳腳,明明是兩個人單獨的約會,情侶場,藉機和玥柔套套近乎,拉近關係,可帶著這麼一個有宿仇的電燈泡,啥都泡湯了,看玥柔笑意吟吟,他也不好說什麼,對這樣淡然如水的那孩子,只有無奈。

北路雲清去的快,回來的更快,再出現時,已經是一身墨綠色的裙子加身,身材高挑,曲線婀娜,滿頭的青絲總是自然的垂散著,處處洋溢著青春的氣息,只有劉子樂看不順眼,在一邊叨咕:“頭髮長有什麼了不起,又不是拍洗髮水的廣告。”

“哼,我是不行,哪能和你比呀!”三人說話間已經走出了宿舍,快不行到了校門外,北里雲清冷笑著和劉子樂鬥著嘴:“看你那窮德行,色狼坯子,可以直接去東瀛拍**!”

西門玥柔行在中間,聽他們你來我往,一對一句,越來越不著邊際的對攻,卻越發覺得有趣,也不去勸架,一直說道北里雲清做老姑婆,劉子樂得花柳病時,三人已經出現在學校不遠處的一家電影院門外。

現在的電影院不同於以往那種大禮堂式,每次只上映一部片子,多人一起觀看。而是分開多個小型的放映廳,由個人喜歡來決定所看電影型別,每個放映廳也不是很大,容納個百十人,氣氛很好。

這座電影院座落在一間大型的地下商場中,除了放映室,環形的商場中還有許多家商鋪林立,賣得都是一些流行時尚的東西,適應目前能接受昂貴電影票價的人群選擇。

商場裡面的服裝鞋帽,胭脂水粉,那是琳琅滿目,進口貨,國產品牌,讓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劉子樂準備去多買一張電影票,卻發現身後的兩個女生早就沒了蹤影。

若是平時,這兩個女生身懷絕技,沒什麼可擔心的,但是現在是非常時期,危機四伏,而且鍾麟又對她們瞭如指掌,若真除了什麼事兒,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劉子樂放棄了買票,連忙四下去尋找,不住聲的打聽,這兩個人貌美如花的女子也算特徵明顯,幾乎每個店鋪都出現過她們的身影,不多時還是被劉子樂尋到了,在一家專賣波西米亞風格女裝的店鋪中,玥柔淡淡的看著衣架發呆,而北里雲清卻像出籠的小鳥,嘰嘰喳喳,甚是歡快,看什麼都新奇,看每一件都在身邊比劃著,彷彿如初見一般。

想想也對,像她們這樣世家出身,受禮教束縛的大家閨秀,生活是受到嚴格要求的,聽美鳳說,在家族中,每天吃飯的菜色,睡覺的時間,著裝的特點,都是有嚴格規定的,誰要違反,就是觸犯家規,是要受到懲罰的,也難怪這北里雲清會如此激動,性格如此乖張,想想在家裡,這麼大的孩子,也只有偷偷摸摸的以整人為樂啦,想想真是可憐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