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繁體版 142 日後再說

142 日後再說

142 日後再說

劉子樂全身舒泰的醒來,目光透過窗外,灰濛濛一片,竟是淅淅瀝瀝的下起了小雨,雨滴打在窗沿上,滴滴答答的響,就像劉子樂幸福而又興奮的心跳。

掀起背角,東方美鳳沉沉的睡著,晶瑩如玉的肌膚上還有一層紅暈未褪,睡夢中,她秀眉緊蹙,紅唇輕咬,臉上滿是苦苦承受的表情,小手好緊抓著床單,我見尤憐。

劉子樂心疼又內疚的嘆了口氣,輕輕為她蓋好了被子。唉,小白就是小白,空有理論知識而已。昨日自己只顧著跟著感覺走,什麼**,擁吻,愛撫等諸多技巧都沒有施展,小鳳凰更可憐,若不是自己戰鬥力持久,恐怕留給她的只有痛苦,甚至會演變成X冷淡,X生活恐懼症,娘啊,抱憾終生啊!

不過總體說來,這一夜還是和諧的,開心的,美妙的,無與倫比的,不可思議的……儘管他對小鳳凰的美色垂涎已久,美鳳因為他兩次捨身相救而心存感激與些須好感,但兩人卻從沒有過真正情侶般的交往,甚至都沒有心平氣和的交談過,這驀然的突破了極限,想來還真有些不適應,不知道該如何相處……

不管怎麼說,現在木已成舟,生米已成了熟飯,少女已經變成了大嫂,先有事實再戀愛,嗯,很像古代的包辦婚姻嘛,現在流行復古……

劉子樂身心皆爽,老神在在,翻身,伸手,摸了摸美鳳的脊背,滑如凝脂,細如綢緞,讓人愛不釋手。舒爽間,下意識向險峰盤曲,二弟也自然而然的頂在了那超級無敵性感的翹臀上,夢中的美鳳似有所感,輕聲嚶嚀,彎了彎要主動向二弟靠近了幾分,看得劉子樂更加血脈噴張,手腳並用,眼看就要提槍上馬,大殺四方。

就在這時,門外客廳忽然傳來了一陣開鎖聲,劉子樂登時一驚,倒不是被開門聲嚇得,而是身邊的美鳳忽然直挺挺的詐屍般坐了起來,他依舊擺著要挺入的姿勢,二弟一柱擎天,而美鳳慌亂中也沒有意識到,那磨盤似的小PP正好坐在其上,險些壓得二弟筋斷骨折,從此不能人道。

不過二弟也並不是那麼容易屈服,重壓之下依舊不屈的反抗著,一下下跳動著,力道之強幾乎能將美鳳撬起,劉子樂很驕傲的在心中讚歎,咱的二弟就是牛叉,給他一張A片,能夠翹起地球,給他一個女人,能夠創造一個民族,沒他一個尿盆,眨眼間就能讓它變滿……

那堅實火熱的東西就在身下,美鳳不自禁的想起了昨晚的瘋狂,以及他帶給自己的痛楚與銷魂滋味,羞澀難抑,卻又愛戀難捨,一張俏臉紅霞升騰,風情萬種的白了劉老大一眼,小PP一扭,頓時讓劉老二斗志昂揚,氣勢更勝。

這小妞,還真是瘋狂。精力比咱哥們還旺盛,劉子樂騷心大勝,伸手就像那一雙顫巍巍的玉峰襲去,美鳳放心悸動,也不去阻攔,這時門外已經傳來的開門聲,以及清脆的高跟鞋擊地的脆響,這一個精蟲上腦,一個食髓知味的兩人又驚又羞,美鳳雖然已為人婦,但骨子裡那風風火火的性格卻無法改變,猛地推開劉子樂,囫圇的抄起睡裙穿在身上,剛要去開門,卻發現床邊梳妝鏡中的自己,那件睡裙正是昨晚給劉子樂看的寶貝,跟沒穿一樣,難怪劉二弟又增大了幾分。

美鳳又羞又急,奔回床邊,床單披在自己身上,薄被蓋住了劉家兄弟倆。咬牙切齒的威脅道:“不許出聲,不許出門,不許讓別人知道我們的關係,不然,我永遠都不理你……”

切!好大的威脅啊?劉子樂不屑的撇撇嘴,就看剛才小妞你那衝動的勁頭,我能忍你都忍不住啊!不過這麼一大清早,會是誰來了呢?而且還有鑰匙,莫非是美鳳的家人,咱哥們可還沒做好見家長的準備呢。美鳳似乎感受到了他的心思,握著門把手忍不住回眸一望,目光正落在被子下面高高的支點上,那眼神叫一個纏綿,在劉子樂眼中就是戀戀不捨,欲罷不能……

美鳳奪門而出,耳中竟是劉子樂壓抑的笑聲,笑得她臉如紅潮,羞難自抑。忽聽耳邊女聲響起:“鳳姐,是不是我把你吵醒了,不好意思。”

劉子樂趴著門縫正準備偷偷見見家長,頓時嚇了一跳,來者不是別人,正是昨晚險些被XX的黑道公主郭婭芸,這小妞正在門邊自顧自的換著拖鞋,很是自然,難怪這屋子裡有兩種不同的香氣,原來是這倆妞同居,不對,是同住。

美鳳臉色紅暈未褪,又剛告別了少女時代,青春靈動中又多了幾分成熟嫵媚,就像一朵即將怒放的牡丹豔麗無雙,又似一隻即將瓜熟蒂落的水蜜桃,半紅半白讓人垂涎。而郭婭芸卻與美豔照人的東方美鳳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此時的她秀髮散亂,身上的衣衫沾滿了塵土,還有道道撕裂,狼狽不堪,原本俊美的容顏愁雲密佈,似有無盡的心思都寫在臉上,憔悴不堪。

劉子樂透著門縫,看著東方美鳳口水狂流,又看了看郭婭芸,暗自心驚。一夜沒見這丫頭更憔悴了,難道昨天哥們走後她到底還是被人XXOO了?管他呢,反正哥們對他是仁至義盡了,只可惜到底還是錯過了一場好戲。

劉子樂後悔,美鳳卻是大驚,連忙奔到郭婭芸身邊,連身上披得床單散落都沒注意到,誘人的胴體若隱若現,看得劉子樂雙頭充血,就連郭婭芸都看得愣住了。

“婭芸,你怎麼了,這麼狼狽,是不是遇襲了?”美鳳坐在她身邊,看著她破爛不堪的衣衫,焦急的問道。

美鳳驚訝的看她一眼,劉子樂更驚訝的看著她急促起伏的山峰,很懊惱,昨晚為什麼沒發現,這小妞的玉峰也是極品!!

“鳳姐,你,你怎麼知道?”郭婭芸驚聲問道。

東方美鳳謂然一嘆,緩緩講述了昨晚自己遇到龍斌夥同神秘人襲擊的始末,箇中驚險雖然被一帶而過,但依舊聽得郭婭芸心驚膽顫,緊緊拉住美鳳的手,足可見兩人關係之親密。但復又想想,昨晚她自己又何嘗不是險象環生,尤其是對心靈的衝擊,若不是她性格開朗,霸氣十足,這會說不定正在心理醫生的諮詢**倒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