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繁體版 13 你墮落了

13 你墮落了

13 你墮落了

柳如曦聽到叫聲,不緊不慢的回過頭,急得劉子樂直想罵街,這丫頭一輩子都這樣,慢吞吞,事不關己的樣子,再慢點哥們腦袋就開花了,正所謂,武功再高,也怕菜刀,魔力再強,難擋火槍!

終於,柳如曦發現了劉子樂,驚喜的表情在她淡然的臉上一閃即逝,輕輕擺了擺手,劉子樂身外殺氣驟減,一個兩個槍筒迴歸原位。

劉子樂哆哆嗦嗦的湊到柳如曦身前,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仔細打量一番,直到柳如曦微微皺起了眉頭,才慌張的拉起柳如曦的手,焦急道:“如曦,你怎麼了?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柳如曦這雙手從下到大連她父母都沒碰觸過,當之無愧的冰清玉潔,可這十八年來,卻被這傢伙當成了他自己的左右手,不知道拉過多少會,習慣了!也不掙脫,眨巴著眼睛凝望著他,眼前的劉子樂還是掩不住骨子中的飛揚跳脫,每次看到他,從小到大的點點滴滴都會湧起,他的愛護,守護,保護,看護,無人可及。只是自己……

“為什麼這麼問?”柳如曦會散了心頭的情緒,神色平淡的反問道。

“如曦,咱們多年同學,雖然算不上兩小無猜,最起碼也是青梅竹馬,你要是出了什麼事,或者有什麼困難一定要告訴啊!”劉子樂語重心長道。

“我有什麼事兒?”柳如曦不解。

“還沒事兒?你聽聽剛才他叫你什麼?”劉子樂指著一邊的‘黑人’激動的說道:“他剛才叫你‘小姐’。如曦呀,你都成‘小姐’了?你墮落了!”

饒是柳如曦練過御女心經,也不由得羞惱難抑,狠狠甩開劉子樂的手,十八年來熟練的口頭禪脫口而出:“滾一邊去,色狼,流氓,下三濫!”

望著忽然變身成為富家千金的柳如曦,劉子樂的大腦出現了短時間的缺血與缺氧現象,雖然柳如曦從來沒提起過她家裡的情況,但原來兩人一起上下學可都是步行回家,偶爾柳如曦劉子樂還會揹她一段,現在突然出現這麼多四輪驅動,我還去哪享受背媳婦的感覺呀?

“小姐,我們先去辦入學手續吧?”身邊‘黑人’忽然開口道。

柳如曦微一頜首,氣派十足,真如高高在上的女皇一般,頤指氣使。劉子樂見縫插針,他自己報道遲了,在這座城市又不沾親帶故,連走後門都沒機會,看柳如曦此時的實力,‘黑人’說得輕描淡寫,這事就教給他們了。

“喂,這位大哥,麻煩你能不能把我的手續一起辦了?還有,以後能不能別稱呼她為小姐,叫個什麼千金,閨秀,碧玉,不都能體現身份嘛!”劉子樂掏出自己的入學通知書,囉囉嗦嗦的叨咕著,都怪剛才那小妞,現在他聽‘小姐’這個詞都覺得刺兒了。

他這人總是這樣。柳如曦看著他,輕輕動了動嘴角,露出一個輕笑,但對她而言是最燦爛的笑容。看著劉子樂手中的通知書,柳如曦向‘黑人’點了點頭,示意一起去辦,想起這事兒,小丫頭心裡還微微有些內疚,記得當時聚會後,自己曾親口告訴他,要與他一起入學,現在他遲到了,想來他定是在秦海市車站等到自己最後一秒,才上車趕來的。不過,劉子樂不說,以柳如曦的性格是決計不會問的,只是不知道,她要知道劉子樂這廝是因為在火車上把妹而坐過了站,又會做何感想?

領頭的‘黑人’也不知道給誰打了個電話,反正一群人都晃晃蕩蕩的進了大門,好在現在是清晨,校園內沒有什麼人,才沒引起關注。

路上,劉子樂幾次想拉柳如曦的手扮親密,卻都被她拒絕了,劉子樂委屈的嘟囔著:“你不是說過到18歲就做我女朋友嗎?怎麼,想反悔?”

柳如曦看了看他沒有說話,不過臉上閃過一片紅霞,但轉眼間就被一團黑霧所掩蓋,這異常的表現讓柳如曦忽然出現了眩暈,險些十足,下意識的反握住了劉子樂的手。

這廝沒心沒肺,也沒注意道柳如曦的異常,被她冰冷的小手握著,內心卻是一片溫暖,傻呵呵笑:“如曦我就知道你對我還是有感情的,儘管你不說我也知道,你還未滿十八歲,但沒關係,10月1號就是你十八歲生日了,到時……”

向前走著,柳如曦似乎也恢復過來,靜靜的跟在他身邊,想著心思。十八歲,馬上就要到了,隱藏了十八年的秘密終於能開口告訴他了嗎?到時他還會像現在這樣拉著自己的手,期待著自己做他女朋友嗎?十八年了,你給我帶來了無盡的快樂,十八年後你是否能改變我的宿命,給我帶來幸福呢?不過,子樂,我答應你,這輩子,我只愛你!

…………

弟兄們,收藏還很少,我的幸福就在你指尖!